澳门波音官网

初中三年哪一年最重要?这位爸爸的回答令各位

2019-09-27 07:42    作者:澳门波音官网

  今天为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,这位爸爸记录了女儿初中3年的学习生活。爸爸教育方法出错,女儿叛逆不懂事,都走了不少弯路。在教育孩子的过程里,看看这个爸爸走过的坎,大家也许从中都能得启发,也希望每位父母都能和孩子共同摸索出成长过程中交流的方式。

  最近忽然有种冲动,想把女儿初中三年平行班的经历晒一下,为家长更全面了解初中生活提供一个真实的案例。想到哪说到哪,内容绝对真实。其中包含的经验和道理,请各位家长朋友点拨评析。

  女儿上的是名幼儿园、名小学,9年里快活得要死,没上任何培优班,只在练跆拳道,而且成绩不俗。那时我们笃信素质教育必定成功,孩子即将过上和欧美孩子一样的幸福生活。孩子也对初中生活充满期待。

  小升初,掐尖子掐不到她头上,和大多数家长一样,找关系呗!征求女儿意见,咬死要进L中,我问为什么,答曰:“L中作业少!”——从哪儿听来的?小学生中也有口碑流传?

  还让孩子参加了外校初中的考试,考了好像只50分,本意是让她体验一下,警醒一下,但她心情一点未受影响,因为她认得的一个同学比她低。到初中再说吧,我当时想得就这么简单。

  入学前搞了一次分班考试,但学校对班级等级讳莫如深,多方打听,才知道女儿所在班级是“平行班”。也没太在意,平行班就平行班吧,反正是进了名校,“瘦死骆驼比马大”。

  我女儿考了年级400名,这倒是有思想准备,但她居然是班上第一名!我的天,这是个什么班哪!

  精神一下子紧张起来,全身机能一下子调动起来——不要紧!谁也不靠,就凭我一人之力,拿下初中这点东西还是没问题的。回家后,对孩子分析了一番严峻形势,制订了冲进300名的第一步目标。

  先从英语抓起,我分析,几门主科中,英语是用用功就明显涨分的,一门上去了,孩子有信心了,其他就好办了。孩子在我的督促下,成绩开始缓慢上升。

  但孩子情绪出现了很大的变化,一上初中,突然表现出摆脱家长、抵触老师的情绪。孩子松惯了,我觉得给她订的计划已经是最低限度了,她还是觉得受不了。她看我的眼神和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不对劲,后来发展到干脆不说话,只是怒视着我。

  期中考试,进步了一点点,班内却掉到第三名。这加剧了我的焦虑,回去给孩子来了一顿声色俱厉的训话,孩子突然委屈地说:“我觉得我都快崩溃了!”

  经历了整夜的失眠,我决定“放手”,虽然心中充满了失望、无奈、不安与不甘。

  但是孩子的学习状态越来越差,成绩一掉再掉,掉到了年级530名,但在班上仍排老三,不过这时班上第一名已经冲到年级200多名了。

  说实在话,女儿掉到这个位置,再能上到什么地方,我心里也没底。从学校往年情况看,进到150名内才能上资格生,进到300内才能上三限生,而且各科还得平衡。

  一年下来,孩子所在的班变成了年级最差的班(也许一开始就最差),年级每次考试都是按上次成绩排序进考场(每考场约33人),女儿有一次说,她班上一个同学在第九考场,一名快班学生看到他,竟然嚷道:“老子混得好栽啊,居然和‘放牛班’的坐一个考场。”

  初二的第一场家长会,重新燃起了我的希望,全部的老师都换了。班主任D老师首先发言,他介绍了自己带班的理念,分析了班级的现状,阐述了学生该做些什么,老师该做些什么,家长该做些什么,语言简洁而精准, 语气和目光坚定而自信。

  英语S老师开口就告诉大家:“我最擅长的,就是带平行班,我带的班,出过年级英语第一名!”

  还有数学、语文、物理、化学老师……所有的老师,都符合我心目中对名校老师的期待!

  开完会,我太激动了:我的孩子有救了,百分之百的有救了!我自认是应试教育的第一代“合格产品”,既然女儿回心转意,就不愁没办法,立即制订了“两手抓”的学习计划。

  方法很简单,每课跟读10遍,这时孩子就有信心开口了,再自己读10遍,小孩记忆力好,读完20遍,课文、单词都记住了;

  英语背熟课文,做好作业,轻松可以拿到95分左右,再做做培优题,就可以拿到105分左右,想上110分需要大量泛读,培养语感,暂不作要求;

  数学跟着老师走,做好同步题,一般可考85分左右,把重难点手册做了,可考95分左右,再做些陪优题,可冲105分,110分以上是牛娃们的事,放弃。

  女儿在新老师的关注和教导下,周练、月考、期中考、期末考,一次比一次好,几十分上百分地提升,到初二下学期期中,考了年级196名,有史以来第一次杀进前200名。英语稳定在105分以上,数学从70分左右摸高至105分左右。我开始提前制订暑期计划,剑指名高!

  然而,初二下学期,因为难度的增加和题量的加大,学生开始出现分化,基础好、勤奋、学习效率高的学生往上走,其他的开始走下坡路,少数孩子在心理上已经开始放弃了。

  女儿拼到了200名,也进入了“高原区”,稍一加量就脑袋缺氧。偷看小说、偷玩手机也时常发生。心理仍不成熟,认为这个位置已经不错了,以为自己掉不下去了。贴身督促还好,自觉学习自我管理能力依然很差。更要命的是——女儿恋爱了。

  有一天去接她,学校都走空了还不见人影,我走进学校,对着一片漆黑的教学楼大喊女儿的名字,半天她才从四楼(她们班教室在六楼)探出个小脑袋:“我上厕所来着,马上下来。”

  坐进车里,从后视镜里盯着校门口,过了二三分钟,她们班的一个男孩子在门卫的呵斥声中慢慢地踱了出来。

  一路上父女俩都一言不发,拼命压抑着胸中的失望与怒火。其实对于女儿的早恋,我提前思考了很多次,她性格比较外向,有点像男孩子, 喜欢和男孩子玩,做什么事都图新鲜,年级里好些同学都明里暗里在谈恋爱,她迟早要蹦进这个圈儿。

  要跨过“高原区”,就得回头补漏、巩固基础,可是又要往上挤又要给筛子堵眼,对于女儿来说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,何况又处于“分心”的状态。

  我给她订的计划总是完不成,过了11点脑子就不转了,她畏难和抵抗时,我总是拿她当初的话来镇她,但她明显越来越消极了。

  我天天窝火,虽然总结上次教训,拼命压制,但时间不等人啊,隔个三五天总免不了喷发一次。我把她手机也收了、mp4也砸了。渐渐地,家里又开始弥漫焦虑与抵触的气氛,有时是乌云密布。

  一天吃晚饭,孩子突然“神色自若”地对我们说:“爸,妈,如果我跳楼了,你们会怎么样?”

  我盯着她,想说点什么,但那一刻脑子是凝固的。她也盯着我,那眼神告诉我两个字——“决裂!”——非常镇定。

  这回崩溃的,似乎不是孩子,也不是我,而是我妻子。“不行,不行!这样的日子实在没法过下去了,我们必须离婚!”

  为了女儿,我又“退居二线”了。整一个暑假过去了,又半个学期过去了,孩子对待我一直很平静,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。在旁边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、学习状态的起起伏伏,心里像猫抓一样。

  有一天我突然感觉自己可以换一种心情来看女儿、看妻子,看自己、看未来。我开始仔细回顾和梳理过去,发现自己凭着一腔父爱与自信,先是想与应试教育对 抗,继而又想在应试教育的竞争中当个胜利者,我不知不觉中把自己变成了主角,把学习成绩当成了手中的道具,把孩子当成了自己胸前的勋章。

  再仔细看看女儿, 她成长了、成熟了,而这些似乎并不是我带给她的。在她身边,实际上有许多比我更优秀、更了解孩子的人在帮助她成长。

  女儿在脱离了我的督促与辅导后,成绩起起伏伏,在三百名上下徘徊,班上排第五名,但她比以前刻苦了、自觉了,更独立、有韧劲了。

  我又跟女儿诚恳地谈了一次,我想以后只在调整学习状态和心理方面帮助她,不再插手学科学习的具体内容,真正地“帮”她,决不再“管”她。她愉快地接受了。

  彻底放下对学习成绩和中考的纠结心情,重新审视女儿,我发现她一下长大了,心智成熟了许多,而在这方面我以前完全忽略了。

  在我以近乎严苛的方法“帮”她提高学习成绩并且还沾沾自喜的过程中,实际上部分剥夺了她自我成长的体验与快乐。

  初三下学期,她自己提出来要上英语和数学培优班,从技术上说,这时已经太晚了,但她在这两个班上见到了“牛娃”们,见识到了他们的学习状态,拼劲和韧劲被调动出来了,最令我满意的,是她没有自卑。

  1月调考,女儿成绩又有不小的提升,对照位置值标准估算约为16.3,这对于快班的孩子来说真不算是好成绩,但对于身处平行班的女儿和我们全家来说,却是经历风雨后看见的第一道“彩虹 ”。

  1月调考后,学校为提高各班备考的针对性和效率,将平行班中成绩较好的学生调整到快班插班学习,孩子当了一回“留学生”。女儿很快适应了快班的节奏。学习也更努力了,每晚用功到12点还特精神。

  4月调考,成绩估算成位置值,又是16.3,她显然不太满意。我想帮她分析一下,她一摆手:“不用不用,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儿。”

  上午考完语文,兴高采烈;下午考完数学,蔫儿了茄子。数学比预想的难,最后没时间检查,出来和同学对答案发现自己平时十拿九稳的题出了计算错误,很自责。

  晚上回到家,我耐心开导她:“像你这样层次的学生,要想每门都超常发挥是不可能的,今天把包发出来了,明天就不会犯同样的错误。”

  “可就这一题他们就甩我好几个位置值……”说着说着她竟然哭起来了,我的火一下子上来了:“要难大家都难,分数还没出来就自己吓唬自己……你哭!你哭!你要觉得哭有 用就尽管哭个够!”

  7月1日,一上班就拨打声讯台,13.3!赶紧又拨打一遍,还是13.3!顿时眼前金光一闪——省了两万四!

  女儿自己订了个暑期学习计划,她说:“我上初一时对怎样学习完全没有感觉,上高一再不能这样了。”

  我很欣慰,但心头似乎又有一丝落寞飘过:“难道我这个刚‘醒气’的家长,这么快就‘下岗’了?”

澳门波音官网